月六

三尺剑,六钧弓,为君出锋。

提前告别

下雪了!大雪之日,临安初雪降临。


随手小故事

羁魂万里泊,
归处一灯明。

说有一人葬身战场,其至亲忧其归家时寻不着去处,然自己大限将至,遂辗转历尽辛苦寻一盏长明灯去,可话本里的物事是否存在暂且不说,就是真有,哪能说找着便找着。至亲绝望之际,幸而有个过路客,受了一碗水的恩惠,允说每年八月十五皆会途径此地,可帮着换盏灯油,添根灯芯。至亲感激谢过,含笑而去。

我在世间漂泊百年,自己尚无人祭无处依,只是因着那山里人家的一碗水,做件顺手的报恩事。
直到那年八月十六,我迟去了一日,点燃油灯时,窗外树影忽婆娑,月照窗下尘。
忽一人一身沾满血迹锈铠,执戈静立桌案前。
“昨年中秋,吾与混沌荒野见一豆灯明,故当归来。前尘种种,烟消云散。滞留至今,为谢一灯之恩。”那人对他做了个揖,“即刻离去。”
我怔怔望着面前魂灵的眉眼

“我若是死了,你能不能……来奠一奠我。”
“你若是死了,你的坟,我一眼都不看。”

百年之前,我守着自己的头七。
这个人当真绝情,一眼也不来瞧我。
尘世漂泊时听了那么多话本,帝王将相,红颜草莽,悲欢离合,可唯一记得的竟只有那个最烂俗的。
某朝某将,权大压君,除之。
某朝某相,清廉正直,匡扶明君,造福天下。
这些我都知道,是个好故事。
我正打算转身走掉,那说书人一拍板,唾沫横飞地接着道出结局。
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?
猜那丞相最后去处为何?
归隐且薨清乐山。
有人啊地出声,
据说那清乐山是某将埋骨之地。

“臣乞骸骨于清乐山聊度余生。”
“卿之故乡非清乐山,何故?”
“臣之故乡确为此山,望陛下明鉴。”

若有来世,愿观他所观,做他所做,葬他所葬。

面前的魂魄消散在寒夜里。
我忽然想起,此山原名清乐。
是我无论去了何处也得归来的埋骨之地。

老梗了,将军丞相,来复往生。
但还是写出来了这个故事